狗万让球怎么_狗万经常登不上_狗万赢钱wb信息网

首页?>?最新信息 / 正文

魏晋文人也太放飞自我了,逝者好驴鸣,来客纷纷学驴叫给其送行

网络整理 2019-06-01 最新信息

魏晋文人对政治权威的超脱,便利了个性无拘无束地发展。自由的思想海阔天空地驰骋,再配合老庄学说的自然无为,文人们言行、生活纷纷回归了从容、淡定、自然的原始。魏晋可能是文人在思想上最放松、自然的时期——有人说南宋是文人的天堂,可能在生活的安定上南宋时期超过了魏晋,但在思想自由度上南宋绝对逊于魏晋。魏晋文人头脑中去掉了许多枷锁,身上少了许多约束,人际关系也趋向自然。

魏晋文人也太放飞自我了,逝者好驴鸣,来客纷纷学驴叫给其送行

东晋时,王徽之担任桓冲的参军,桓冲死后王徽之转赴建康任黄门侍郎。他在建康郊区遇到了从建康启程赴江州去当刺史的桓伊。王徽之早就听说桓伊善吹笛,“善音乐,尽一时之妙,为江左第一”,只是没有听过。他马上停船吩咐下人:“闻君善吹笛,试为我一奏。”下人吓了一跳:桓伊出身桓氏望族,是淝水之战的大功臣,又是新任的江州刺史,家族门第并不逊于王徽之的琅琊王家,但声望、地位远高于王徽之。你让他为你吹笛,人家凭什么听你的啊?下人硬着头皮去传话了。谁想,桓伊听说有人想听笛,随即叫停车驾,下车,布置胡床,拿出笛子吹了起来(据说吹的是《梅花三弄》)。吹罢,桓伊上车而去,王徽之继续行船,客主不交一言。

魏晋文人也太放飞自我了,逝者好驴鸣,来客纷纷学驴叫给其送行

魏晋时期的家庭关系也比较直接、自然,不像后世那般繁琐多礼。晋武帝时期参与灭吴的王浑,出身太原王氏,娶了着名书法家钟繇的曾孙女钟琰为妻。一次,王浑与钟氏共坐,看到儿子王济从庭前经过。王浑欣慰地对妻子说:“我们生下了这样的儿子,足慰人意!”钟琰却笑道:“如果我当初嫁给了你弟弟王伦,生下的儿子肯定比我们儿子更优秀!”此话一出,夫妻俩并没有反目,还是相敬如宾。又比如,荀彧的儿子荀粲和妻子感情深厚。冬天,妻子发烧生病了,荀粲就跑到庭院中把自己冻冰了,然后回到房内用身体给妻子降温。

魏晋文人也太放飞自我了,逝者好驴鸣,来客纷纷学驴叫给其送行

妻子死了,荀粲悲哀过度,不久也死了。荀粲生前解释过自己为什么深爱妻子:“妇人德不足称,当以色为主。”意思是自己的妻子是大美人,自己更看重女子的外貌而非品德。古代历史讲求“妇德”,给妇女加上层层枷锁,用所谓的“德”来抹杀女性本身的风韵魅力,束缚妇女追求美貌、男子热衷美色的权利,荀粲的话一针见血,强调了男女关系的应有之义。它的意义在此。裴楷就评价道:“荀粲这句话是情之所至所说的,并非盛德之言,希望后人不要理解错了此话。”

魏晋文人也太放飞自我了,逝者好驴鸣,来客纷纷学驴叫给其送行

对于厌恶的人和事,魏晋时期的人也不需要虚伪地掩饰,可以爱憎分明地表达出来。晋武帝时,荀勖为中书监,和峤为中书令。惯例是,监令同车往来。和峤性情文雅、正直,对荀勖的谄谀奉承非常厌恶。每次公车来了,和峤就抢先上车,一本正经地一个人坐两个人的座位,不让荀勖上车。荀勖只能再找车。历朝历代的人,做到了达官显贵的层次,几乎都修炼得圆滑得很,不要说跟厌恶的人同车而行,就是和敌人称兄道弟也大有人大。只有在魏晋,道不同,不同车而行。从此开始,晋朝对朝廷的监、令各给专车。

魏晋文人也太放飞自我了,逝者好驴鸣,来客纷纷学驴叫给其送行

魏晋文人天性自然,敢作敢为的典型例子发生在王粲的葬礼上。王粲生前最喜欢听驴叫,司马昭参加了他的葬礼,对吊唁的人说:“王粲最好驴鸣,我们可各作一声以送之。”来客纷纷响应,大家都学驴叫来给王粲送行。

本文作者:历史小基地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697154042751091211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王徽之 ? 王粲 ? 南宋 ? 桓伊 ? 历史 ? 荀勖 ? 东晋 ? 晋武帝 ? 桓冲 ? 荀彧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